香港教育评议会主席:全面检讨香港的教育问题已是当务之急
香港教育评议会主席:全面反省香港的教育问题已是燃眉之急  中新社记者 曾平  通识教育作为一门独立必修必考的科目已在香港的中学推广超越十年,具有和我国语文、英国语文和数学持平的位置,而香港教育评议会主席何汉权承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坦言,通识教育的执行并不成功,包含过于寻求所谓的批评才干。  依据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的材料,当年引进通识教育是期望学生具有宽广的常识根底、高度的适应才干、独立思考以及毕生学习才干,以让中学生做好预备,面临各项应战。何汉权以为,通识教育在摆现实、讲道理、说感触、明思辨以及引导学生向前看,这五个教育过程中的每一步都呈现了问题。  何汉权指出,因为通识教育没有固定教材,本身课程背负就很重的教师就近从带有激烈政治倾向和态度的媒体获取信息作为教材;市面上可供选用的通识教材无需教育局批阅,不管内容和字眼都存有不当之处。比方,当代我国的改革开放华章存有大篇幅的负面叙说,正面内容不成比例地简略带过;运用“中共政权”替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今天香港华章,教师的授课会集在“两制”,并抹黑“一国”的开展部分。  “我看不到多少教科书可以很公允地让学生知道当代我国和今天香港。”何汉权说。  在单面现实的铺陈之下,所讲的道理流于片面,抒情的感触显得滥情,更无法为逻辑辩证供给现实依据。何汉权表明,通识教育清晰将培育批评才干列为课程目标,但为此供给的常识根底却不厚实。因为过于寻求所谓批评才干,就要寻觅一些内容才干批评,所以政府成为批评目标。  何汉权以为,大部分通识教师都是尽责的,但不免有小部分教师不断将自己的个人感触和政治态度灌输给学生。“错误引导学生走去歪理,去憎恶自己国家的方向”。而即便是尽责的教师,也有因本身常识限制而无法全面引导学生剖析问题的可能性。  在始于去年中的香港修例风云中,不少大学生和中学生走向街头参与暴力示威。何汉权表明,风云背面成因杂乱,但要供认教育呈现问题是其间一条主线。何汉权所指的教育既包含学校教育、家长教育,也包含社会教育和媒体教育。而通识教育可能将学生对特区政府的批评累积起来并逐步内化,由口头批评渐渐凝集成为心里的不满,再付诸于行动上的不满,加上部分政客和媒体的煽风点火,令他们高度介入政治运动。  虽然政治事件背面成因杂乱,但何汉权说到一个现实:通识科2009年正式落地,2012年“反国民教育”,2014年不合法“占中”,2016年旺角暴动,至2019年长达多月的修例风云,“一届接一届,前后十年。”他说。  何汉权以为,仔细全面反省香港的教育问题已是燃眉之急。就通识教育而言,因为其课程内容臃肿,可考虑将当代我国,乃至今天香港章节都抽出来。一起,通识教材有必要康复批阅。再者,通识科若持续必修必考就要背负任务,根本的遵法观念、同理心以及仁慈等价值教育都应义不容辞地教授。别的,通识教育理应教训学生正确认识香港、国家和国际这三者之间的联系。  “假如不能将香港、国家同国际连起来、通起来,怎样叫通识科呢?”何汉权如此反问道。他着重,通识教育发起的批评并非彻底不行,但需建立在全面的现实之上,而且应该引导学生向前看,批评之后一直都要落叶归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